欢迎您访问九州国际网页集团网站!
服务热线:0516-87088988   网站首页 | 旗下公司 | 智能地图
集团公告: 徐州九州国际网页新型建材有限公司资质
行业动态
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- 新闻中心 - 行业动态
水泥重生:遇上再设计之美
发布时间:2016-1-5 13:44:33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点击次数:1496

水泥,一种简单的材料,带有工业化的烙印,伴着巨大烟囱、规整厂房而起,几乎遍布地球角落。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,正是你我栖息的现实所在,它袒露出来的原始、质朴、冷艳,曾与粗糙、不加修饰同义,然而到了后工业时代,它的简单、素雅与精良,还带着温情的怀旧气息,却成为设计师青睐的一种素材,不仅风靡于Loft空间,也在家居展上崭露头角。
“丁”角几。

“U”吊灯。

“条”射灯。

“杯”花钵:挂在墙上的杯子长出了绿叶。

“顿”凳子。

“日”台灯:灯罩有红、黄、蓝三种色调。

作为一种廉价的工业遗存,水泥只是石灰、黏土、矿渣等的混合物,遭遇废弃变成一种触目可及的常态。对于当下的建设而言,简直就是摸着混凝土过河,满地都是拆迁留下的水泥块残渣。但是拆比较容易,迁比较难,因为迁是希望,是美好。拆下来的残渣是垃圾,而重建起来的又是什么?我们的家园在哪里?当下设计师以他们的行动,诉说一个精神与价值重建之美。

废物利用:水泥渣变创意家品

法国艺术家罗丹说过,生活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即使是大众眼中的废物,经过恰当的设计和再利用,例如路边废弃的水泥块残渣,一样也能重新焕发生命力,成为极具创意的家居用品。

在新港中路的TIT创意园,“本土创造”是一群擅长于使用水泥的新锐设计师,多年来一直坚持利用废渣的水泥粉灰进行创意设计。“清水系列”是他们刚在上海DOD设计展上亮相的2014年新作品。一系列水泥灯具显得尤为亮眼,粗粝的水泥和建筑回收废渣被塑造成为简单几何造型的灯罩,硬朗的线条下散发出悠悠的光,让水泥这种并不起眼的原材料重新焕发出魅力。

这种水泥创意不只是灯具,还包括烟盅、手串、盆栽,乃至各种款型的现代家具。不管是小边桌、托盘或是置物架,都给人一种简单到好似不需要设计的感觉,但又给人留下想象的空间,让你觉得很有力量。用浓重的混凝土材质来诠释艺术,这些设计皆以极简主义为导向,简练干脆,带有材料工艺的实验性探索气质。让人赞叹的是,经过巧妙的设计,混凝土的生硬和距离感可以变得温柔可爱,其本身的肌理质感和精致的形体,组成了一种自然的装饰效果,具有独特的力量感、素洁感、极致纯粹等美学表现。

创建这支年轻设计团队的是屡获大奖的资深室内设计师许刚,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到环保,而是想做点人文性的东西。“我一直很关注城市拆迁,拆迁是为了美好生活,但为了追求利益会产生各种矛盾。”在采访中,许刚告诉记者,他们没有资格做榜样,但有一颗尊重自然的心,想让它按照自然的方式流淌。“光靠我消化所有的残渣和废墟也不可能,但这是我希望表达的态度。”

水泥之美:材质不分高低贵贱

从在发明之初一直到现在,水泥主要作为一种建材用在土木、建筑等领域中,不过,现在的住宅一般也只拿水泥作墙地面的毛坯。原因在于:一方面缘于水泥略显单调,满足不了多样化视觉需求;另一方面,水泥地面还存在起灰、传热系数较大和开裂等问题。当人们开始崇尚回归自然,追求简朴、自然的生活,近几年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开始把它应用到建筑之外的领域,比如家具、饰品等。

这股水泥复古风的兴起,在设计师许刚的眼里,也许并不偶然。从色彩学上看,水泥是一种没有边界、可以百搭的灰调。“灰色最简单,简单到全世界都被它包裹却毫不在意;灰色最复杂,复杂到调色板上所有颜色混合后才能得到这种混沌之美。”不管简单还是复杂,都是一种能量,在孕育着崭新的颜色。对于产品来说,这新的颜色是心理,是想象,也是一份安抚,一丝禅意。“简单的东西却蕴含着不平凡。”

对许多人而言,水泥不过是一种粗犷的材料,但通过工业化制造,现代技艺却可赋予它精良,变的细腻,成为一件产品。但在许刚看来,倘若它还能保留着粗犷的气质,则又不仅仅是件产品,而是升华成一种美学,一种艺术。

设计哲思:极简主义回归本质

作为城市建设最稀松平常的材料,选择水泥理所当然。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:你必须用它。然而,一方面,水泥的材料性能让世界大受欢迎,另一方面,生活在钢筋混凝土中的人们又对它深恶痛绝。毕竟,在满足物质生存后,人们还需要精神。在日本,水泥演化出诗意。在欧美,水泥成为前卫建筑的表达。水泥在审美上已模糊了边界,而水泥还是那个水泥。

在设计师的眼里,水泥是人工的,也是自然的。如何做到让它与情感相通?与自然相连?钢筋水泥的都市丛林,正是你我栖息的现实所在,它摩登、疾速、冷艳,如整形过的标准美女,美则美矣,却差之味道,缺乏别致的体验。在许刚看来,水泥创意所要呈现的,不仅是产品,更是对设计的真诚。要实现这一点,就要“针对这个世界,保持好奇,保持聆听,保持践行。”

“做设计的注重的是创而不在意造,其实造比创更难。”对水泥与新材料结合的再设计,苦、累、寂寞的执行过程带来无数的失败、惊喜、沮丧和欢跃。许刚告诉记者,他曾想象釉料能在水泥表面附着结晶,如过去所见的艳丽、清透、潋滟、或浑厚,第一次实验的结果是残败的糟粕,釉彩无彩,没有一点潋滟,没有一点浑厚,釉彩与水泥“熔”为一体,无法形成光滑有厚度的表层。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实验,迄今为止,最终也没有准确把握水泥与彩釉之间的关系。相反的,在从办公室去洗手间路上,天天见到的五个铸铁井盖,某天在却让苦思闷想的他忽然灵光乍现,近似的纹理直接用在盘子的设计上,制造出熟悉的陌生,反而会打动人心。水磨石。在他童年记忆里并不是一种建筑材料,而是岁月磨积下来的生活气质。当它被制成吊灯时,许多朋友为此创新而惊叹,乍看似乎是一种怀旧的情怀,实质上是朴实快乐的生活方式。“你只需要去击破那层膜,心带情怀的吸纳世界,自由的思考,创新的点永远都在那里等你。”

坚持水泥创意的原创设计,这几年的全身心投入,让许刚体会到最难培养的是一种素养——对无数细节精益求精的苛求精神。

上一条:什么是水泥标号?水泥标号有哪些?
下一条:工业固体废弃物综合利用变身"水泥原材料"